| 執業道場 | 結合2020年一季報簡析“疫情”對冶金行業的影響

結合2020年一季報簡析“疫情”對冶金行業的影響

2020年07月07日

新冠肺炎疫情(以下簡稱“疫情”)于2020年初開始快速蔓延。2020年1月31日,世界衛生組織宣布,將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列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PHEIC)。各國為控制疫情所采取的限制人口流動、暫時性停工停業等措施將直接影響到旅游、運輸、零售等行業。
與第三產業主要在需求面受到重創不同,突如其來的疫情給工業企業帶來的是供需兩面的沖擊。在供給方面:復工復產形勢嚴峻,產業鏈上下游銜接不通暢,物流運輸停滯;需求方面:產品需求整體低迷,銷售受阻,市場萎靡。供需兩方面壓力導致工業企業普遍出現營業收入下滑,資金鏈趨于緊張的狀況。
冶金行業是中國經濟的一個代表性產業,其GDP規模在第二產業中與化工、電力、汽車等行業同居于前列,屬于國民經濟中重要的支柱行業。冶金行業具有產業鏈條長、受宏觀經濟周期波動風險高等特點。因此,在此次“疫情”下,冶金行業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了沖擊。
以下結合冶金行業A股上市公司的公開信息簡要分析疫情對財務報告的影響。
一、2019年報資產負債表日后事項對疫情影響的披露
截至2020年4月30日止,除個別冶金企業因特殊原因未能披露2019年報外,其它公司均如期披露了年報。從資產負債表日后事項披露的內容來看,頻繁出現的“不確定性”、“重大影響”、“重大挑戰”、“經濟下行壓力”、“復工復產”等關鍵詞,都足以表明此次疫情給企業管理層帶來的擔憂和挑戰。


從上表可以看出,疫情給冶金行業多數企業帶來了危機和重大不確定性,惟獨貴金屬類企業的表現“一枝獨秀”,如山東黃金,并沒有將新冠疫情影響作為2019年資產負債表日后事項披露。與之相反,2019年以來黃金價格的持續走高和經營業績的增長,進一步驗證了“亂世黃金(對沖風險)”的傳統認知。
二、2019年回顧及2020年一季度業績分析
(一)業績回顧
疫情發生的時點,恰逢2020年開年之際,2019年度的經營業績已成定局,疫情影響作為資產負債表日后的非調整事項不會導致2019年財務報表的重述。縱觀整個行業的表現,2019年的經營業績雖有明顯波動,但基本上也都在預料之中。

二)2020年第一季度分析
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數據顯示,2020年第一季度受疫情影響,國內生產總值為20.65萬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下降6.8%;第一、第二、第三產業增加值分別下降3.2%、9.6%和5.2%,冶金行業所在的第二產業降幅最大。
疫情期間,除湖北等個別疫情嚴重的地區出現停工停產之外,冶金行業中的鋼鐵、銅、鋁、鉛、鋅等企業的生產并未受到疫情過多干擾,基本可以繼續保持正常生產,但由于下游的基建、銅、鋁材加工企業以及房地產、蓄電池、電鍍、空調、電子產品等消費領域企業均延遲開工,導致對金屬的需求暫時下降,冶煉企業和冶金產品庫存增加,價格下跌。此次疫情首當其沖影響的就是2020年第一季度的經營業績。
1、價格方面的影響
有色金屬具有強周期性和高彈性兩大特點。強周期性是指有色金屬的景氣度與國民經濟的運行情況保持高度的一致性;高彈性是因為有色金屬的生產成本相對固定,產品價格的上升將會帶動公司業績的提升,反之,價格的下跌將使公司的業績大幅下滑。
下表可以看出,隨著疫情2020年第一季度在全球的蔓延,大部分有色金屬產品價格出現下跌現象。

2、業績方面的影響
根據A股冶金行業上市公司發布的2020年第一季度數據可以看出,相較于黑色金屬,有色金屬行業上市公司的歸母凈利潤及毛利率均出現大幅的下降。


三、結語
為應對疫情對我國經濟的影響,黨和政府不斷出臺積極政策和措施,從加快項目審批、項目推進和用工、推出積極的財政及稅收政策、促進消費政策等多個方面推動經濟復蘇。
在此次疫情“大考”中,冶金行業迅速實施“雙線應對”策略,在控疫情的同時力保生產經營的穩定。財務部門更是快速反應,積極從以下幾個方面展開應對,首先是做好資金應急預案,尋求多種融資方式,確保資金保供“不斷糧”;其次是積極研究疫情期間出臺的財稅政策,做到財稅優惠“應享盡享”;第三是深入開展對標挖潛,降本增效,以抵消因產品價格下跌而帶來的不利影響。
隨著國家在疫情防控方面取得重大戰略成果,以及對沖疫情影響的宏觀政策力度不斷加大, “新基建”對金屬產品需求的進一步拉動,在多重利好政策的疊加之下,金屬產品的價格將趨于穩定,市場需求有所增長,整個行業的經營形勢將趨于好轉。預計到下半年,隨著各項經濟刺激措施的落地實施,加上海外疫情逐步得到有效遏制,行業的經營將逐步恢復至常態。
本文作者:
郭勇

信永中和會計師事務所審計(冶金行業線)合伙人,在冶金行業年度財務報表審計、并購重組審計等方面積累了較為豐富的執業經驗。
郵箱:guo_yong@shinewing.com



美女馒头穴贴图中国